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当前位置:主页 > 东汪庄 >

武清集市闻见录之十六:梅厂镇大集

发布时间:2019-05-08 19:54 类别:东汪庄

  原题目:武清集市闻见录之十六:梅厂镇大集

  据张洪生先生《武清地名趣谈》载,梅厂大集设立于清朝同治年间(公元1862年-1874年),每逢夏历每旬的一、四、六、八日为保守集期。由此可见,梅厂镇大集的汗青曾经有140余年了。

  关于梅厂镇立集还有一个故事呢!据赵洪福先生《从梅厂“三宝”说起》(详见1995年《武清政协文史材料》第七辑)载,清朝同治年间,为推进各业成长,梅厂人提出了立集的设法。按照清朝律例,立集必需先设镇,除向县衙申请外,还必需报经朝廷准奏。而周边的杨村、崔黄口等都是集镇,梅厂若设镇立集,必定会分化两地集市的繁荣。得知梅厂设镇立集的设法,两地便派人进行干扰。按划定,同县范畴内设镇,距离比来的镇必需跨越20里,其时县衙指派人员会同杨村、崔黄口派来监视的人员配合测量,由杨村测量到梅厂西头,以150丈为1里计较,正好是18里,不敷20里,梅厂人设镇立集的设法便落空了。正在一筹莫展之际,梅厂镇东吴辛庄村的举人李希固自荐打点设镇立集之事。这位李希固与天津名流焦景鑫及皇上的三叔秀王爷私交极好,李希固与焦景鑫一同觐见了秀王爷。秀王爷禀过皇上,皇上在地图上画了一下说:从杨村运河核心测量,不断量到梅厂东头。再量是21里,跨越了设镇尺度。于是,皇上下谕旨,恩准梅厂设镇立集,集日为每旬的一、四、六、八日。杨村和崔黄口两镇立集都是在明代之前,此中杨村是夏历每旬的三、五、八、十日,崔黄口为二、四、七、九日,梅厂的四、八两日集期与杨、崔两地不异,梅厂镇后发先至,气焰竟然压过了前两个集镇。

  查武清政务网得知,梅厂镇位于武清城区东南部,地处京津大通道枢纽位置。东与上马台镇为邻,南与北辰区连接,西与徐官屯街、杨村街、下朱庄街交界,北与曹子里镇搭界。镇域面积71.5平方公里,辖41个村民委员会,户籍生齿3.22万人,此中农业生齿2.88万人。另在梅厂镇南设有福源经济区,成为梅厂镇工业经济的次要增加点。

  《武清县地名志》相关梅厂镇的材料

  《武清县地名录》相关梅厂公社地图

  《武清县地名志》相关聂庄子公社材料

  据《武清县志》《武清县地名志》载,梅厂镇1949年属武清县十五区。1957年设置梅厂乡,1958年改梅厂公社,1974年析置聂庄子公社,1983年别离改梅厂乡、聂庄子乡,1991年梅厂乡撤乡设镇。1996年,梅厂镇面积38平方公里,生齿1.9万人,辖梅厂一村、梅厂二村、梅厂三村、蔡庄、塘坊、北王平、东陈庄、郭罗庄、周庄、甘庄、方辛庄、吴辛庄、双庙、张大庄、杨恒庄、西汪庄、王瘸庄、小候庄、小姚庄、稗甸、六指堼、双庄、沈庄等23个行政村。聂庄子乡面积30平方公里,生齿1.3万人,辖郝庄、南任庄、陈标庄、小雷庄、尤庄、小潘庄、张海庄、鸭徐庄、掖指、单堼、聂庄子、王唐庄、东梁庄、董河、韦庄、西陈庄、灰锅口、大吴庄、小吴庄、杨宽庄、郑家庄、盖模、瓦房等23个行政村。2001年,撤销聂庄子乡,并入梅厂镇。

  《武清县地图》相关聂庄子公社的地图

  聂庄子与梅厂镇归并之前的地图

  按照《武清县地名志》《武清地名趣谈》,笔者对梅厂镇村庄得名作如下梳理。 以姓氏得名的村庄。有29个。 梅厂:位于城区东南11公里,北邻运东干渠,相传梅厂建于宋辽坚持期间,有梅姓人家假寓于此,以姓氏得名。梅厂由一村、二村、三村构成,现现在,平房大多曾经被拆迁,大部门家民搬进了高层室第区。 张大庄:名为张大官屯,民国年间改今名。 小侯庄:清朝康熙年间为旗庄佃田,后有候姓于此假寓成村,因其时村宅较小,冠以姓氏得名。 小姚庄:清道光年间为杨碱厂村佃地,有耕户假寓成村。因其时村宅较小,并冠以佃主姓氏得名。 西汪庄:明末是北仓李金斗佃庄,由一汪姓庄头运营,得名汪庄。后因县内有两个汪庄,此庄居西(东汪庄属大黄堡镇),故名。 杨恒庄:明永乐年间有江南移民杨恒者于此假寓成村,以人名得村名。 沈庄:清嘉靖年间是杨村沈姓佃地,由耕户假寓成村,以佃主姓氏得名。 方辛庄: 清初此处是官田草场,方姓在此假寓成村,以姓氏得名。 吴辛庄:清嘉靖年间吴姓从费庄迁此假寓成村,以姓氏得名吴新庄,意为新立村庄,后改成吴辛庄。 甘庄:明永乐年间山西移民甘姓在此假寓成村,以姓氏得名。 东陈庄: 明永乐年间有江南移民陈姓在此假寓成村。因与西陈庄对应称今名。 蔡庄:明初有江南移民蔡姓数户于此假寓成村。 周庄:清咸康年间有周姓耕户假寓成村。以姓氏得名。

  张大庄村村碑

  方辛庄村村碑

  小侯子村村碑

  聂庄子:明永乐年间聂姓来此假寓成村,以姓氏得名聂家庄。1974年演成今名。聂庄子安氏世代耕读,亦为诗书传家。据笔者珍藏的《安氏族谱》载,安维藩,字价人,结业于天津甲种工业学校,1944年任通县德律风局局长。安维伦,字润琴,号超然,又号嗜痴子,幼聪敏,6岁时在学校读书,每逢测验,老是在前几名。13岁的时候,在梅厂镇公立两等小私塾结业,并考取天津市直隶第一师范,在校期间,曾积极参五四活动,为时人所知。结业后一度在灰锅口小学任教。19岁时,被英商惠罗公司聘为一等人员,只可惜在21岁时病世。安维烈,字德威,号天助,教育家。少小在家乡师从王四、王太先生念私塾。14岁结业于梅厂高档小学校。15岁在掖指村跟从张喜亭先生学古文。先后在天津的一家冰窖厂和直利铁工场任司账,后在高王院(属下朱庄)小学、蓟县别山小学任教,解放后在王庆坨变电所工作。著有《安氏族谱》。

  梅上国际栖身区

  聂庄子安氏族人从安次迁移至武清的路线图(安维烈绘)

  郝庄:明永乐年间有郝姓一家在此假寓,以姓氏得名。 南任庄:明永乐年间任姓一家自河南省来此假寓,以姓氏得名。后为区别北边的任庄,改今名。 陈标庄:明永乐年间陈标自山东来此假寓,以人名得庄名。 小雷庄:明永乐年间雷姓假寓成村。因村内户数较少,得今名。现在,小雷庄也是家喻户晓的敷裕村,村民住上了别墅。我今天到该村察访时,正巧赶上一家村民举办婚礼,只见婚庆舞台搭在村西的一处空位上,在秋高气爽的气候里,新郎、新娘在亲友老友蜂拥下,显得非分特别靓丽、耀眼。另在舞台北侧旁边搭起一个红色帆布棚,几名办事人员正在严重地准备“二八席”,使这个本来不大的村庄登时香飘四溢。 尤庄:明永乐年间,尤姓于此假寓成村,以姓氏得名。 小潘庄:清初,有潘姓假寓成村,因本姓户数较少,故名。 张海庄:明末有张姓假寓成村,因地势低洼,遇雨积水易涝,故名。 王唐庄: 明永乐年间江南移民王、唐两家在此假寓,以姓氏得名。 东梁庄:明永乐年间江南移民梁姓人家在此假寓,与县内西梁庄对应得今名。 董河:明弘治年间从山东省迁来董、何两户在此假寓成村,得名董何。后何姓迁走,逐将何改为河,称今名。 西陈庄: 清初有陈姓来此假寓成村,与东陈庄对应,得今名。 大吴庄、小吴庄:明永乐年间吴姓兄弟两支自江南来此,各自假寓成村,兄长所居为大吴庄,弟弟所居为小吴庄。 杨宽庄:清初耕户杨姓假寓成村,期盼生计宽裕,得今名。 郑家庄:明永乐年间有姓郑的来此假寓,以姓氏得名郑庄。1948年更今名。 郭罗庄: 清朝中叶,此地原为香河县郭、罗两姓的佃地,由八户佃农假寓耕种,构成东、西两个村子,居西的称郭庄,居东的称罗庄。1949年当前,两村连成一体,逐并为一村称郭罗庄。 小潘庄:清朝初年,有潘姓人家起首在此假寓,成村时因户数生齿较少,故名小潘庄。

  在小雷庄碰到民间露天婚庆仪式

  杨恒庄村村碑

  以地物或方位得名的村庄。 有韦庄、六指堼、单堼、双庙、瓦房、 稗甸、灰锅口村、双庄、塘坊、北王平等10个。 韦庄:明永乐年间有于、李两姓人家,由蓬莱县洪流波迁此假寓。因村南是一片苇塘,故名苇庄,后苇塘淤平,村名逐步演化今名。 六指堼:金代女真人栖身的猛安谋克村,村子四周筑有土岗黎寨。因该村的土岗子外形像人的正常六指,故名。 单堼:明朝末年,有刘氏兄弟二人自香河县刘庄迁此假寓,其时此地为单家的大土岗子,故成村后得名单家堼,后演化为今名。 双庙:明崇祯年间成村,因村西建有两座小庙,故名。 瓦房:明永乐年间有周、王两姓人家自山东来此假寓。因盖有两间瓦房,故名。 稗甸:明洪武年间安设老弱官军于此,垦种成村。因地势低洼,宜种稗子,故名。 灰锅口村:明朝永乐年间由江南移民假寓成村。其时,这个处所恰是燕王扫北时驻扎的营地。移民建屋时,发觉另有燕军埋锅造饭的柴灰和灶口踪迹,遂得名灰锅口。在汗青上,灰锅口是一个大村,生齿较梅厂为多,其汗青地位不亚于梅厂镇。现在它更是家喻户晓的敷裕村,该村鼎力成长温室葡萄种植业,并当令成长林业及林下养殖经济,扶植金锅农业示范园。村内有公园、社区办事核心和一条贸易小街,静谧中不乏热闹,富贵中不失美艳,曾被农业部评选为“中国最有魅力十大休闲村落”之一。每年欢迎旅客的数量跨越十万人,带动村民就业近千人,年旅游收入过万万元。旧村搬家后,村民除搬入400多幢别墅区,也能够选择免费入住“新家园”的小高层洋房。为图吉利,虽然村子仍叫灰锅口,但这些洋房别墅区却被冠以“金锅新家园”。 双庄:明洪武年间几户农人在原村子废墟上建房假寓,得今名。 塘坊:明永乐年间江南移民王姓来此假寓成村,得名王寡妇庄。明朝末年因名称不雅观,以村内有饴糖作坊更名糖坊。1948年以位于坑塘边更今名。 北王平: 清朝中叶,有今北辰区南王平住户(今属北辰)迁来成村,因与南王平为邻,故称北王平。

  灰锅口村委会办公楼

  农人还迁楼——金锅新家园

  灰锅口村的街心公园

  灰锅口社区办事核心近景

  灰锅口别墅区

  灰锅口社区办事核心

  掖指村小学旧址

  以人定名的村庄,如王瘸庄。 王瘸庄:明永乐年间有山西移民王姓在此假寓成村,因户主腿有残疾故名。相传,明永乐年间,来自山西到此地落户的王学自幼患有小儿麻木症,落下了腿瘸残疾。但他并未因而而灰心失望,而是身残志坚,残而不废。那时,王学伶俐勤学,念过私塾,因为思维矫捷,加之他吃苦研究,很快就控制了瓦工、木匠手艺。王学本来地点的村子小,地盘贫瘠,于是,王学便移民来到京畿武清,通过建宅筑屋,垦荒种地,很快就打开结局面。当前,又有部门人来此地假寓。王学协助他们放置食宿,并很快使这些移民在此安放下来。大师尊称王学为王瘸爷,把他栖身的村庄称为王瘸爷庄。历经多年的演变,逐步演成今名。 因特殊环境定名的村庄。如盖模村、掖指村、鸭徐庄。 盖模村:明朝初年,有丁姓几户人家自山东逃荒至此假寓立村。因地势低洼,年年河涝成灾,洪流常将庄稼覆没,得村名“盖没”。清朝初年,演变为“盖末”,1948年,命名“盖模”至今。 掖指村:说有两种。一是,明朝初,有5户人家自山东掖县来此佃种假寓,以从掖县至此之意,得名“掖至”,后演化今名。二是,明朝燕王扫北时,有李、王、卢、阎、刘等住户由山东胶西北迁来此假寓,初来此地已时值深夜,遂指地落户,故名“夜指”,后谐音演变为“掖指”。 鸭徐庄:相传该村建于清朝初年,有刘、阎、王各姓由掖指村迁至此地假寓。不久,聂庄子徐家在村西埋坟立祖。村里有人认为不吉利,于是立村名(压徐庄)。其时,徐家有权有势,提起公诉。经官府调理把“压”字改为“鸭”字,村名逐步演成“鸭徐庄”。后来,村里的文人认为鸭子无水不活,又将“徐”字,改为“溪”字,变成了“鸭溪庄”,1945年后改成“鸭徐庄”至今。另传,清朝初年,有徐姓人家在此假寓成村,因徐家擅长养鸭子,不久发了家,临近村庄便称其村“鸭子徐家” ,后曾雅化“ 鸭溪庄”。民国三十年(1941年)演变为今名。

  梅厂镇汗青长久。1995年第7期《武清政协文史材料》上曾刊载赵洪福先生撰写的《从梅厂“三宝”说起》一文,细致地引见了梅厂的汗青遗址,为我们领会梅厂的保守文化供给了罕见史料。 按照赵洪福先生的说法,所谓梅厂“三宝”是指铁钟、杨树和大石桥。 关于铁钟。梅厂西头有一座关帝庙,有前殿、中殿和后殿,还有偏殿、过厅和数十间厢房。山门口矗立着两棵头杆。前殿供奉的是娘娘,中殿供奉的是关圣帝君,后殿供奉的是勇武大帝。关帝庙是除杨村药王庙外,方圆几十公里范畴内最弘大的寺院。庙里有一座大铁钟,高1.4米,周长2.2米,重达三四百公斤。每逢夏历的正月十五、三月三、蒲月十三年,关帝庙都有庙会,除搭台唱戏外,还会有本镇小车会、高跷会、旱船会等花会表演,出格是在正月十四、十五、十六三天,庙会就更为热闹,除本镇花会外,四周各村花会也都前来打擂。梅厂一带风行过一首《拉大锯》的民谣,反映的就是梅厂关帝庙庙会的情景:“拉大锯,扯大锯,姥家门口唱大戏。接闺女,叫女婿,小外孙女也要去。到姥家没有好吃的,贴高粱饽饽熬小鱼,咬一口,怪腥气,永久不吃姥家的老工具。”1914年,也就是进入民国后的第3年,清朝最初一科秀才、直隶省参议员李笏臣回到老家梅厂,提出废庙兴学的主意。在他的挽劝下,镇内公众从大庙里把神像搬出,神室改成了教室,在此根本上成立了梅厂小学,紧接着他又筹建了梅厂女子小学校(1939年与梅厂小学归并)。李笏臣的独女李丰秋,在通州高级女子师范学校结业后,回梅厂小学任教,成为梅厂小学第一位女教师。1966年,在梅厂小学院内的大铁钟被砸成铁片变卖,从此见证梅厂汗青的这座大铁钟在人们的视野里消逝了。

  关于大石桥。晚年间,为分流北运河洪水需要,由杨村往东不断到天津县开挖了一条泄洪河流,这条泄洪河流从梅厂村南通过,间接影响了梅厂的南北交通和稼穑。由乡贤掌管,在梅厂镇建筑了一座大石桥。桥基、桥柱、桥面、桥栏一律由长条石柱、圆柱开好尺寸,凿出凹凸,然后拼对而成。桥宽6米,长30米,桥上可并行两辆铁轮大车,桥下还能够行舟。随后在桥南建筑了4眼砖井。在梅厂,传播着如许一个故事。有一次,关帝庙的僧人恒光说,梅厂是个龟形,两头高四面低,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四个台子是爪子,这石桥是脖子,四眼井是脑袋,北小桥是尾巴,未来恐出大位,我身后要葬在四眼井前,立碑以镇之。1956年当前,因为县当局对泄洪河流从头规划管理,梅厂大石桥下的泄洪河流被烧毁,后经梅厂公社决定,拆去石桥,填平河沟,在旧址盖上了供销社职工的家眷宿舍,修桥“记事碑”也不知所终。我今天在梅厂察访时,本地村民告诉我,这个大石桥的旧址就是在津围路与运东干渠交口附近,现在的大桥比来40年里颠末两次重修。 笔者曾看到过一篇文章,是由梅厂镇北王平村画家王士生先生撰写的,记述了他寻找这块“记事碑”的盘曲而又风趣的故事。据他的文章引见,不知何年何月,一位人称“杨二公”的人,穷尽终身积储在梅厂镇的老河上修了一座白石桥。桥墩、桥梁及桥面均由长丈许、宽二三尺、厚一二尺的乳白色条石铺就。从此,苍生出行往来问题得以处理。清朝嘉庆年间,一位叫李永佑的人见大石桥有些损毁与破败,组织乡里对大桥进行了维修和加固。因石桥没设雕栏,时常发生行人、车马坠河变乱。清朝同治年间,梅厂镇司事马九,德珠僧人以及乡绅徐大庄、徐大经、徐大勋、徐大本、张长令、王勋、张槐龄、郑永平等人配合担纲掌管,翻修了这座大石桥,并增设了桥栏。这一义举获得了石棉庄、掘河、朱家船埠、辛庄、五间房、上马台、大兴庄、霍庄等91个村老苍生的支撑,纷纷襄助。为留念上述义举,掌管人请工匠于大清同治五年细心雕刻了一块“梅厂大石桥修葺记事碑”,放置在大石桥的北端东侧。在王士生先生的回忆中,大石桥是他儿时上学的必经之地,桥面上有岁月留下的足印与车痕,桥栏上精彩的浮雕,都深深地堆积在他的脑海里。上世纪70年代,他离家赴外埠进修美术创作,归来后得知大石桥被拆除了。他悍然不顾地向大桥奔去。到现场一看,桥真的没了,记事碑也没了,只剩下未及断根的桥墩还在混浊的泥水中无法地站立着。面临此景,他的心中不由一阵凄凉。鼎新开放后,王士生走上了美术创作道路,也许是职业的缘由,他老是记忆犹新寻找这座“记事碑”。在他几乎是病态般的寻找和催促下,武清杨村运河书画院的张家宝、孙永祥、张家林、常继发、闫广文、杨子明等诸先生也都为此倾泻了心力。20年过去了,他不断在寻觅之中期待着奇观。2006年的一天,身世于书香家世并极其热爱风俗文化的张家宝先生急渐渐赶来告诉王士生:“记事碑”找到了!”听到这个动静后,王士生当即前去现场,公然看到了已折断为两截的石碑,他喜极而泣。次日他召集书画院的同志们再次前去观摩,大师用清水刷洗碑体后逐字进行了抄录。2008年的一天,他又路过珍藏石碑的建材市场,并习惯性地向里望去,这一望不由使他大吃一惊,建材市场已不复具有,且在旧址上垫上了一层厚厚的粘土,石碑踪迹皆无!在万分疾苦之下,他抱着侥幸心理找来东西进行挖掘和寻找,历经数天之后的一个薄暮,在他所挖的足有2米多深的一条沟里,石碑俄然呈现了!望着合浦还珠的石碑和他本人满手的血泡,王士生不由失声痛哭。王士生寻觅、庇护断碑的故事,可谓武清文物庇护史上美谈。

  曹梅干渠水闸

  梅厂镇张大庄国槐(原载《武清区古树名木》)

  关于大杨树。民国年间,梅厂西河滩上有两棵大杨树,胸径有1.5米,高无数丈。听说,在过去,人们一出杨村小东庄往东望,从北辰区小淀往北望,都能看见这两棵大杨树。这两棵大杨树与关帝庙的旗杆、武进士徐大淳家门口的斗杆,三点连成了一线,遥相呼应,就象大海中的航标,成为梅厂镇主要标记。1938年,也就是卢沟桥事情的第二年,传言大杨树可以或许治牙痛,而且人们都认为这是大杨树显灵了。良多人因之跑到大杨树底下刮树皮,你刮我刮,可以或许刮的都刮了,好端端的杨树,楞是给刮死了。 现在,梅厂“三宝”已成痕迹,可以或许让我们感知到的,就只剩下两棵古槐树了。据袁泽亮主编的《天津古树名木》一书载,张大庄村原大队部分口有一株古槐,胸径56.4厘米,树高9米,树龄在200年以上。据村民引见,古树东侧原有一座七神庙,供着七位仙人。后七神庙又挪到了树的北端。古树的西侧是娘娘庙,有3间大殿,里边供奉着火神爷(侗像),墙壁上有古画。后来两座庙都拆了,而这棵古树却幸运地保留了下来。在单堼村刘忠柱家门前也有一棵国槐,胸径58厘米,树高10米,树龄在百年以上。

  梅厂镇单堼村国槐(原载《武清区古树名木》)

  梅厂镇出了良多可圈可点的名人。除前面提到过的徐大淳、李笏臣外,还有一些名人不成以或许被健忘。起首该当提到的是出生于梅厂镇的女教育家徐肃静。2009年,笔者曾撰写《民国贤母徐肃静》一文(刊于《天津日报.武清资讯》),引见了这位武清女杰的事迹。据《北辰区志》载,徐肃静生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九月十九日,父徐茂才,为梅厂镇望族。徐肃静娴习经史,精于女红。23岁嫁给温联琇(字润斋)为妻(温联琇之父时为山东登州总兵、宜兴埠人温长溥),育有五男二女。夫妻二人曾开办了“温氏家塾”并亲身任教。光绪二十六年(1900),在宜兴埠建立佩贞女子私塾、女子职业学校和老练园,成为天津近代史上第一位女校长,开天津女学现代教育之先。光绪三十一年,全家迁居城里鼓楼东经司胡同,协助次子世霖和北仓人孙洪伊在二道街荣家胡同开办私立普育女子私塾,一切经费斥私产变价充之。其时,徐肃静年已64岁,仍继续担任校长。徐肃静性勤俭,喜读书,晚年避嚣乡居,每日惟以稗史自娱。她终身教子为国效忠。后代中尤以次子温世霖成绩最大,辛亥革命后曾任新疆都督,1913年被选国会议员。1919年7月9日,徐肃静谢世,享年79岁,孙中山先生为她题匾“民国贤母”,以资褒奖。

  刘少创是第一批徒步穿越北极的科学家。1963年11月,他出生在武清区梅厂镇小潘庄村一个通俗的农人家庭。1985年大学结业后,在国度防灾科技学院处置讲授工作。因为治学严谨,业绩凸起,遭到院带领和师生们的好评。1997年获得了工学博士学位,成为中国科学院遥感使用研究所研究员。先后掌管和加入了多项国度863打算、国度天然科学基金和中国科学院学问立异工程赞助项目,接踵在国表里次要刊物上颁发了大量相关论文、文章,很快成为国表里颇有影响力的专家学者。1995年,作为全国第一批徒步走北极勾当的一员,他加入了中国初次徒步走北极勾当。2002年,在他掌管中国科学院遥感使用研究所和中国科技成长基金会确定的北极科考项目时,他再次进发北极,13天最终达到北顶点。并成为中国在单人无后盾前提下徒步成功达到北顶点的第一人。

  前面提到的王士生是一位出名书画家。笔者曾在网上查到了一篇《鸡王——王士生的艺术人生》的文章(未签名),记述了王士生先生的简历。按照上述文字引见,王士生现为一级美术师、运河书画院院长、天津市武清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他幼承家学研习书画,是工笔画家郭鸿勋先生入室门生。他先后受教于孙其峰、溥佐等多位书画界前辈,打下告终实的根基功,几十年来重视从写生中罗致素材,构成了清爽隽永独具神韵的小我气概。他创作的《雪翅》《惠风和畅》《田园晨曲》获全国展览二等奖,《雪羽晨风》入选全国第十三届群星奖美术展并获奖,《欢喜锣鼓》获全国五省市展览金奖,《盛夏》《教子图》等十几件作品别离加入国际巡展,并在全国和本市获奖。他与儿子王海龙、儿媳王红合作的《成婚之禧》同时成为上海世博会揭幕首展作品并被珍藏。老伴王丽华的《中国梦》《喜气洋洋》在中国民协举办的全国性大展中获得银奖。除此,儿子王海龙、儿媳王红合作的《熬炼》在结合国总部展出后被珍藏。其孙王艺儒《舞龙灯》获华夏少年大赛金奖。王士生因一家祖孙三代处置绘画事业,而被授予“优良文艺家庭”称号。

  今天是阳历9月23日、夏历八月十四,也是梅厂镇的集日,于是在中秋节即将到来的时候,我再一次开启了武清赶集之旅。 梅厂镇大集座落在梅厂本镇杨北路与津围路交口处。集市四周均为二层贸易建筑,西部为办事鞋帽区,东部为本地货、蔬菜、水产和饮食区,面积约有四五十亩。集市内的地面铺就了防水蓝砖,显得十分整洁、美妙。因为梅厂镇的特殊区位,使该集市的辐射范畴远弘远于周边良多街镇,物价程度天然也较周边较着偏高。在集市上有良多卖猪肉、牛羊肉的摊点,鲜猪肉每斤12元,现宰杀的羊肉每斤34元。这里的熟肉成品也良多,熏猪头肉每斤15元,羊杂碎每斤25元。集市上饮食摊点不少,有炸糕、包子、煎焖子、驴打滚等。下武旗出产的豆腐丝在这里每斤要卖7元钱,比下武旗、河北屯大集上高2元钱。下武旗出产的臭豆腐、酱豆腐,每斤卖10元钱。据卖家说,武清素烩外埠人做不出来,缘由是所用酱豆腐不如下武旗的正宗。要吃正宗的素烩,非要用下武旗的酱豆腐不成。集市上蔬菜、水产价钱大多是随行就市,前些日子涨到每斤数十元的香菜,在这里早已降低了身价,3元钱就能够买上一大捆。 上个礼拜,我到上马台赶集路上,沿梅丰路趁便调查了梅厂镇北部的一些村庄,包罗小侯庄、西汪庄、王瘸庄、吴辛庄、韦庄、董河、杨恒庄等。今天我沿杨北公路往东走,先后走访了王唐庄、灰锅口、张大庄、东梁庄、梅厂等,从集市回来的路上,又接踵拜候了五六个村庄,包罗掖指村、陈标庄、鸭徐庄、小雷庄、聂庄子等。 我对梅厂镇总的印象是:交通便利,经济发财,贸易繁荣,民生安靖,四处是欣欣茂发的气象。 祝愿梅厂镇,祝愿梅厂镇人民!

  下武旗的酱豆腐

  下武旗的豆腐丝

  白面嘎巴(炒嘎巴是素席名菜之一)

  卤水豆腐和豆腐丝

  保守月饼每块2元

  炸蚂蚱每份10元

  集市服装区一角

  炸糕每个1元钱

  猪肉每斤12元

  郭罗庄羊杂碎25元一斤

  猪肉馅饼每个2元

  炸糕每个1元钱

  梅厂镇标致的街景

  灰锅口街心公园

  本文作者侯福志,微信号:dkjhfzh2009。但愿与梅厂镇乡亲就梅厂镇汗青文化进行深度交换,接待供给线索并纠错。

  作者:侯福志

  武清万事通汇集拾掇,转载请带上武清万事通二维码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http://bmoore.net/dongwangzhuang/23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