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

广西民间宗教信仰的特征及社会功能探究

发布时间:2019-05-31 23:37 类别:东王庙

  广西民间宗教崇奉的特征及社会功能探究_社会学_人文社科_专业材料。广西民间宗教崇奉的特征及社会功能探究 【摘 要】广西民间宗教崇奉在我国有着长久的汗青渊源和深挚的社会基 础,对现代广西民间宗教崇奉的特征与功能进行阐发与探究,不只有益于加深我们 对民间宗教崇奉研究的总

  广西民间宗教崇奉的特征及社会功能探究 【摘 要】广西民间宗教崇奉在我国有着长久的汗青渊源和深挚的社会基 础,对现代广西民间宗教崇奉的特征与功能进行阐发与探究,不只有益于加深我们 对民间宗教崇奉研究的总体性认识,更有益于我们把握其成长的根基趋势。广西民 间宗教崇奉的特征有:自觉性、多元性、民族性、世俗性和功利性等,其社会功能 也包含着既对立又同一的两方面:即正向功能和负向功能,在村落社会中可以或许推进 社会整合、协调理制、心理调理、社会交往等,但也具有保守性强,有反科学倾 向,易导致宿命论思惟,还有可能演变成为等消沉影响。 【环节词】广西 民间 宗教崇奉 特征 社会功能 一、广西民间宗教崇奉的特征 (一)自觉性 广西民间宗教崇奉是在公众中自觉发生、天然传承的风俗事像,其自觉性体 此刻无组织性、非官方性。 1、无组织性,即群体性,是指民间宗教崇奉在发生和传播过程中具有群体 性特征,大多是群体自觉构成[1]。迄今为止,民间宗教崇奉都是集体传承缔造的结 果,当然也疑惑除小我要素在传承中所起到的推进感化。 2、非官方性,即民间性,是指民间宗教崇奉是在公众之间发生成长而非官 方鞭策的,而是深植于公众之间,带有松弛性质。[1]在封建时代,官方为了维护政 权、处理集体事务、处置村落事务等方面屡次操纵过民间宗教崇奉,但其本意只是 为了阶层统治,而并非为了民间崇奉的成长。 (二)多元性 广西的民间宗教崇奉,是多神崇敬,有着较着的兼容性,表现了其多元性的特 征。次要表此刻: 1、民间宗教崇奉客体的多元性。民间宗教崇奉的内容、典礼不只因民族、地 区分歧而相异,还在统一方言区内,分歧市县、乡镇与村屯,其奉行的神灵、崇奉 典礼、时间节律等都有不同。[2]例如,在村落本地既建有祠堂,同时观音庙中也烟 火缭绕;乡民的家中既有先人的牌位,同时也能够供奉财神、观世音菩萨。加之, 分歧广西地域的村落原先所固有的一些原始崇奉与宗教的彼此杂糅,就会构成民间 宗教崇奉客体的多元性。 2、民间宗教崇奉主体的多元性。 跟着广西经济社会的快速成长以及公众糊口习惯的改变,广西的民间宗教崇奉 的群众的布局也发生了很大变化。[2]民间宗教崇奉者的数量要远远跨越正式宗教信 仰的数量;年轻的民间宗教崇奉者人数逐年下降;民间宗教崇奉者中大大都以妇女 为主;复杂的祭祀勾当正逐渐被简单的、文明的祭祀勾当代替;春秋布局向着中老 年、多元化标的目的成长等。 (三)民族性 民间宗教崇奉的民族性是指所有的宗教崇奉都是民族的崇奉,带有民族文化 特色,与民族问题相依相联,与民族的保存与成长互相关注。[3]广西是一个多民族 聚居地,其民族的多样性也培养了民间宗教崇奉的多样性,出格是广西大大都的少 数民族都糊口在边远山区。因而,广西的民间宗教无不具有更强烈的民族性。例 如,壮族地域大多崇尚师公教;回族崇奉伊斯兰教;京族次要崇奉道教中的“正一 派”等。 (四)世俗性和功利性 广西民间宗教的世俗化和功利化越来越较着,越来越深切到现代社会的各个领 域以及人们的日常糊口中。然而,这股世俗化和功利化潮水在推进广西民间宗教信 仰成长,带来广西民间宗教崇奉热的同时,也带来了宗教崇奉的冷淡与阑珊,导致 了民间宗教崇奉形式的保留和本身精力价值的丧失。[4]在某种程度上,民间宗教的 功利性与世俗性亲近相关,也便是说,正由于广西民间宗教崇奉具有必然的世俗 性,因而也具有必然的功利性。人们往往只但愿可以或许通过随时可行却又不失某种庄 严崇高意味的认识来满足本人或者家人的要求。在广西村落民居的神龛中所供奉的 偶像芜杂纷呈,既有道教神祗,又有释教神祗,还有社会神、魁首神和财神。这种 多多益善,无限包涵的现象,其意义较着是想借助浩繁功能分歧的神明的具有,以 便更多地满足小我精力心理上需求的巴望。不少广西村落的崇奉中,功利性原 本很强的神仍保留着固有特色,本来不带功利性色彩或者说功利性并不那么较着的 神被付与了较着的功利色彩。好比,在桂林地域的一些村落,财神的功利性更强 了,良多村民在大年节之夜请财神,吊挂财神画像并安排供品,举行祭祀,每逢初 一、十五都要烧纸钱供奉财神等等的保守,但愿可以或许招财进宝[10]。 二、广西民间宗教崇奉的社会功能 (一)有助于调适人们的心理形态, 使人们精力不变 民间宗教崇奉的一个极其主要的功能是可以或许对人的心理形态进行调适,从而使 人们连结一种不变的精力形态。当人们遭到天然力量的压迫时,或感应本身在现实 社会糊口中的某种权力遭到加害而又难以现实地处理时,人们在心理上就会发生一 种被剥夺的不均衡感,导致心灵遭到创伤,且留下心灵隐患,而民间宗教崇奉可以或许 为人们供给但愿和抚慰,使人们可以或许消弭心理上的焦炙、惊骇以及罪恶感,以至可 以弥补人们在现实糊口中由于磨难、倒霉和失意等发生的不满、压制和空虚。[5]广 西民间宗教崇奉在群众的精力世界中拥有很是主要的位置,它可以或许调适群众的心理 形态,从而使他们连结精力不变。广西人栖身的处所,特别是桂西北一带,恶山险 水绵亘,毒虫野兽出没,天气湿热,可耕耘的地盘稀少贫瘠,如许的天然情况给世 代栖身的人民带来了庞大的糊口压力。当先民们对电闪雷鸣、毒蛇猛兽、旱涝灾祸 等天然界的威慑前力所不及时,便想象着有一个奥秘而庞大的力量在背后节制着这 一切,这就是神灵的力量,于是,广西壮族、瑶族等少数民族人在糊口中处处都谨 防着鬼,如鸡鬼、牛鬼、芭蕉鬼、竹子鬼、谷鬼等等。[11]为了可以或许在充满鬼神的 世界中把握本人的命运,报酬的缔造了名目繁多的禁忌来束缚本人的行为,同时通 过各类各样的祭祀勾当、巫术手段和祷告来奉迎或降伏鬼神。人们认为只需恪守禁 忌,施行解凶求吉的巫术,就会获得神明的同情与协助,就可以或许摈除恶鬼、镇慑凶 神、安抚先人魂灵,从而使本人及家族、庄稼、禽畜等平安然安、逢凶化吉。如壮 族的一些地域至今还连结祭祀树神、石神、地盘神、社神、雷神、水神等天然神的 习俗。[9]在这些由必然具体的程式、咒语以及意味物所形成的原始宗教勾当中,人 们心理上的严重获得了降服,精力上获得了抚慰。 (二)有助于人们协调相处, 维护社会安靖 广西壮族自治区的民间宗教崇奉为多神,各地寺院所供奉的神有所分歧,如 桂西北地域供奉莫一大王,龙胜的一些处所过去供奉二圣猴王,象州各地则建有甘 王庙。此外,各地还建有三界庙、盘古庙、观音庵、关帝庙、地盘庙、神农庙等等 浩繁寺院。但一般说来,在必然的地区范畴内城市有配合的寺院,有的是一个村或 几个村共有,有的则是一个氏族共有。[5]在配合的神灵崇敬和祭祀勾当中,分离的 乡民、氏族的力量被整合起来,构成了一个文化配合体。配合的勾当使得这个文化 配合体内各成员的关系变得更亲近,促进了家庭间村寨间的连合,维护了社会安 定。广西汉族人家中有先人牌位、各氏族都有祠堂,瑶族则有石牌轨制,侗族也有 款团轨制,壮族没有全民族通用的社会轨制,但在各地域、各民族内都有各自的乡 规民约,这些社会规范的成立很大程度上依托了民间宗教崇奉的力量。[8]如宜山县 ( 今宜州市) 洛东乡坡榄村韦氏祠堂就有条规划定不得勾贼劫抢,盗窃分赃,又如 龙胜龙脊十三寨中各期间制定和修定成文的乡规民约禁令牌就立在龙脊大庙两侧, 十三寨寨老处置大事时划定在廖家寨旁的场地或龙脊大庙举行。雷同的乡规民约处 于祠堂、寺院中的现象十分遍及,各地的祠堂、寺院凡是是氏族、村寨崇高不成侵 犯的权力意味,所以把乡规民约刻在祠堂、寺院里,把祠堂、寺院作为处置乡族事 务的场合,这就使得乡规民约更具有崇高的威慑力,起到维系社会次序的感化。[10] 壮族的一些地域还会操纵民间宗教崇奉来进行民事裁决、平息民间胶葛。如过去环 江县龙水乡壮族凡碰到偷盗事务的争论,便到雷王庙去进行神判。神判前,由争论 的两边各找一人取代矢语,找不到别人取代的,则由本人矢语,若是被指为偷盗犯 的人因找不到别人代为矢语,便要惹起对方和社会更为思疑。人们凡是相信咒的灵 验,所以洁身自爱、互相监视,神判也就在必然前提下维持了社会的不变与均衡。 (三)参与公众教化、反思魂灵、自我完美 良多广西群众的家庭,很是重视从小对儿童教授宗教伦理、宗教道德、教义教 规等方面的学问,使他们从小就具备了用宗教束缚本身行为的能力,而等他们长大 后也就习惯经常按照宗教所束缚的内容来审视本人的言行,当发觉本人的行为有悖 于宗教划定的范围的时候,他们会当即更正,并按照宗教划定的要求去做。[5]广西 苍生因为宗教崇奉会经常对魂灵进行反思,思虑本人在魂灵方面有哪些缺憾,魂灵 能否被蒙上了尘埃,当他们发觉本人在魂灵方面的错误谬误的时候,会立即进行擦拭, 从而使本人的魂灵又恢复到好的形态。广西民间宗教崇奉还对苍生的教化起到必然 的感化,其崇奉中所宣扬的伦理道德,与其他宗教道德一样,次要是操纵苍生对鬼 神的敬重,劝戒公众遵照,潜移默化地教化胸无点墨的老苍生。民间宗教崇奉的教 化感化,在宣传忠孝的伦理道德方面表示得尤为凸起。[8]不管是壮族人、瑶族人还 是汉族人、回族人等,都对祭祖勾当很注重,祭祖本身就是孝道的表现。在祭祖的 过程中,族长往往要向晚辈讲述本家族的汗青,宣读祖训,引见本族富有建树、功 成名就的人物,要求族人认宗明祖、知规识礼、高昂朝上进步、连合合作。一次祭祖活 动,现实上就是一次以孝道为主的保守伦理道德教育。[2]龙胜龙脊的壮族过去在二 月举行春社节,人们不下地劳动,白叟在村中宽平的处所唱古缘歌,讲解农作物的 耕耘时间和方式,这对农村出产学问的传承教化起到了必然的感化。青少年通过参 加各类宗教勾当,不只能够懂得各类宗教典礼的步调和内容,并且能够进修到出产 技术,领会到民族的汗青、风尚, 认识美与丑、善与恶。 (四)传承民族文化、推进社会的成长 有学者如许阐述民间宗教的文化价值:真正抽象地、完全地表了然儒、道、 释三家殊途同归的汗青走向,形成了三家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全面合流的,是基层民 众出于现实的宗教安抚需求而逐步确立起来的民间宗教崇奉。[6]站在这个角度上, 民间宗教崇奉不是被正统宗教所指斥的邪门歪道,也不是被上流社会所蔑视的低俗 迷信,而是在不竭接收、革新其他观念形态过程中愈加宏富的中国保守文化系统。 民族文化就借着宗教崇奉的奥秘力量得以代代传播。广西民间文艺与宗教崇奉良多 时候是密不成分的,如壮族的师公和谐师公舞就是古代乐神的歌舞曲。广西的民间 宗教性勾当中往往还包含了数学、物理、化学、医学等学科的内容。[7]占卜和算命 勾当中常会用到数学学问。师公在处置神判、驱鬼等巫事勾当中,大量使用物理化 学的学问。[8]例如,师公务先在白纸上用白矾水写字,在巫事勾当中再喷水显出字 迹以表白是神意的显示。在杀鬼典礼中,可先在刀上擦姜黄,口喷碱水,其刀刃上 现出红色,以示斩杀了鬼魅。别的还有上刀山、下火海、竹棍神棍、放客过油等巫 术,都是对物理、化学、学问的绝妙使用。在医学方面,桂西的德保、靖西一带乡 镇,蒲月初五这一天无数百种草药参与集市,构成独具气概的药市,人们在这一天 会上街买各类草药,治病健体,驱瘟辟邪。[11]广西民间宗教崇奉推崇精力充分的 形态,要求人们精力方面不空虚,不虚妄,要充分,要欢愉,苍生们势需要求不竭 完美本人的精力世界,从而实现整个社会的精力文明的成长。 (五)消沉感化 一种文化的降生,老是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民间宗教崇奉文化也是如斯。一 方面,民间宗教的发生表现了人类自我认识的最后确定,表现了人类在原始时代渴 望控制和认识天然界的客观能动性;另一方面,人类的认识能力在其时只能通过幻 想以神灵的形式来表现。[6]因而,原始宗教又表现出人类智力对天然的无可何如, 它对于天然的认识又是一种歪曲的、消沉的反映。广西民间宗教崇奉的消沉感化体 此刻三个方面。 第一,认识上的愚蠢蒙昧、有反科学倾向。因为民间宗教老是强调崇奉上的虔 诚,因而容易把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引入邪路,妨碍人们对于时代和社会变化的适 应。[3]广西民间宗教崇奉往往包含有某些消沉的保守思惟,如男尊女卑、卜卦问神 等,这些思惟会构成一种庞大的保守力量,障碍社会的变化和成长。别的,在我国 大大都的农村地域,巫术型的祭拜模式仍然有广漠的保存空间,一部门演变成一种 风俗勾当,而另一部门则表示出反科学倾向,如解放前龙胜龙脊乡壮族妇女难产 时,就请师公来念催生三道符,师公将符边念边画三次,然后将这符条烧灰放入清 水中,给产妇服食,还将其余一部门用来刮胸刮背,有很多难产的妇女往往因而而 死去。[9] 第二,广西民间宗教崇奉中杂揉着不少封建迷信的消沉要素,容易使人精力消 极,事事求神灵,抱残守缺,安于天命,缺乏朝上进步精力。当人们碰到懊恼时,宗教 能够通过对彼岸世界的追求使人们的精力获得抚慰,以消弭对现实社会的不满和恐 惧。[7]可是,广西民间宗教往往强调“命定”、“宿世”,容易使人迷信本人的命运, 发生宿命的思惟,不勤奋去改变本人的命运,而是听录用运的摆布,在必然程度上 抑止了社会的成长和思惟的前进。 第三,有可能演变成。是指具有特定的政治目标和凸起的认识形态色 彩的教派,往往表现为否认现有的社会次序,追求所谓“抱负净土”并具有武装化、 暴力化的特点。当社会不变时,宗教的保守性比力凸起。可是当社会不安靖、天然 灾祸屡次时,民间宗教崇奉易成长为政治结社的性质,如宋明清末社会动荡期间所 发生的一些教派就是一个较着的例子。[4]当政治结社成长到必然的规模时,有可能 表示出较着的暴力倾向以及反社会的行为等。别的,民间宗教崇奉往往呈现出必然 的包涵性,各类教派以及宗教思惟鱼龙稠浊,村民们也难以进行分辩,因而很是容 易被分子所操纵,从而公开匹敌国度法令和社会次序,给社会形成极其恶劣的 影响,风险性极大。 综上所述,广西的民间宗教崇奉对村落社会的不变和成长有必然的积极作 用,但也不克不及轻忽它所带来的消沉影响。一般来说,在社会不变期间,民间宗教信 仰的正功能老是大于其负功能,可也要警戒社会失衡期间宗教负功能的粉碎感化, 这就要求我们必需充实领会广西村落民间宗教崇奉的现状,并恰当地对其进行必然 的指导。对于一般的风俗勾当应关心而不干涉,而对于民间宗教结社并违反了社会 规范的行为则要进行必然的威慑,好比制定相关的法令,公布、印发劝导性文件, 对于严峻违反社会次序的行为坚定予以峻厉冲击。同时,该当加强农村社会的各类 交换路子,对民间宗教潜在的负面影响进行必然程度的疏导。 参考文献: [1]吕大吉. 宗讲授纲要[M].北京:高档教育出书社,2003.37. [2]徐敏. 村落民间宗教的研究综述[J].问题切磋,2009,(08). [3]赵晓峰. 鼎新开放后的农村民间宗教研究:回首与前瞻[J].进修与实践.2009 [4] 陈国清. 现代中国农村民间宗教转型的缘由及趋向[J].时代人物,2008,(04). [5]孙尚扬. 宗教社会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书社,2007.144,136. [6]王晓朝,李磊. 宗讲授导论.[M].北京:首都经济商业大学出书社,2006.26. [7]中国各民族宗教与神话大辞典[M].学苑出书社.1993.752 [8]彭兆荣.文化特例.[M].贵阳.贵州人民出书社.1997 [9]壮族简史编写图.壮族简史[M].南宁.广西人民出书社.1980 [10]广西壮族社会汗青查询拜访(第三册)[C].南宁广西民族出书社.1984 [11]广西壮族社会汗青查询拜访(第一册.[C].南宁广西民族出书社.1984

  文档贡献者

  广西大学生宗教崇奉情况...

  农村妇女宗教崇奉的社会...

  现代社会中黎族民间宗教...

  试论江华瑶族民间宗教信...

  泉州地域女性民间宗教信...

  宗教崇奉的在农村社会治...

  宗教崇奉在农村社会管理...

  从“问神”浅谈民间宗教...

  略论民间宗教崇奉的内涵...

  论福建民间宗教崇奉与和...

  宗教崇奉在农村社会管理...

  泉州地域女性民间宗教信...

  宋代社会的宗教崇奉

  农村妇女宗教崇奉的社会...

  【国度社会科学基金】_民...

http://yalixl.com/dongwangmiao/513/

你可能喜欢的